2019年6月

我跟四年前的我,好像。
四年,四年前的今天,我是一个别人眼中的傻子,正如我现在看有些人一样,天真的以为自己解放了,从此无忧虑。为此,我拿出一年,作为半生的筹码,好在我赌赢了。
我跟三年前的我,差一个信念。
三年,三年前的今天,我又一次结束高考。没有四年前解放时的兴奋,也没有太多赌赢的快感,一切平平淡淡。因为我知道有些事,可以翻过去了。
深知那种感觉,所以经历过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时间过得太快,快得有点失措,我也越来越赌不起了。